湖北省咸宁市迸访装饰装修工程有限公司 - www.e-adr.com.cn

医院不满的是

2020-01-25 18:51

深圳市红十字会8日对此作出回应:广州军区总医院决定定期向该会捐款用于器官捐献工作,是双方经过沟通的,每一例器官捐献案例完成后,深圳市红十字会均会统计所有费用支出明细,及时向移植医院进行通报,不存在费用不透明不公开之说,更不存在威胁医院捐款之说。

8日,李召详对记者说,自己之后收到红会7万元的善款,其中有5万元是解决谢清拖欠的医药费,另外2万是丧葬费用。他说:“如果红会需要账目公开的话,我不介意他们将我的受助者身份公示出来。”

近日有消息称,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的器官获取组织(以下简称opo)与深圳红会在器官捐赠方面的合作出现裂痕——以往深圳红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发现器官捐献者濒于脑死亡状态,便会第一时间通知opo,但消息称,最近深圳红会凭借所掌握的潜在捐献者信息,要求医院捐款,由于广州军区总医院没有捐款,导致双方合作进入霜冻期。医院不满的是,红会虽然要求医院捐款,但从未公开过这笔捐款的去向,这使红会有借捐款为自己牟利之嫌。

2008年11月,由深圳市政府投资130万元的全国首个器官捐献信息平台正式投入使用;2010年,深圳成为卫生部和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启动的人体器官捐献试点。不过,当时深圳没有具备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为充分发挥稀缺器官资源的作用,深圳同意与广州中山一院、广州军区总医院等共同开展器官捐献。按照有关规定,深圳发现潜在器官捐献者信息便会及时告知上述移植医院,由移植医院派出团队进行捐献者的病情评估、器官获取、分配、移植等工作。

7月8日,记者来到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从院方的层面了解,医院没有收到红会关于捐款的相关要求。记者随后联系该院器官移植科主任王平,他表示个人不方便接受采访。

深圳器官捐献累积起来的这些有分量的数字,几乎都要归功外来务工人员,导致他们失去生命的多是车祸、脑外伤、脑出血等。记者了解到,器官捐献者多为务工人员,这与经济条件有限不无关系。外来务工人员一般都家庭贫困,而即使是二级医院的icu病房,每日费用也在5000元到10000元之间,如果医生告知基本上已无可救药,其家属一般都会放弃治疗。

深圳市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捐献者的医疗欠费处理和困难救助款项来源,始终困扰着红十字会。根据2010年3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和卫生部联合下发的相关通知,红十字会要适时建立人体器官捐献基金,采取“政府投入一点、医院支持一点、社会募捐一点、受益者拿出一点”的方式进行多渠道筹集。

据羊城晚报记者了解,深圳在推动器官捐献上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截至2013年5月初,深圳已有587人身后捐献眼角膜、123人捐献遗体、109人捐献多器官,多器官捐献数量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一。

8日,深圳市红会表示,自己根本不参与器官分配和移植等过程,也不存在不及时通报潜在器官捐献者信息给移植医院的事情。据介绍,自2010年全国启动器官捐献工作试点后,深圳市红十字会与广州军区总医院共合作实施了25例多器官捐献。广州军区总医院决定定期向该会捐款用于器官捐献工作,是双方经过沟通的。截至目前,共捐款15万元,捐赠款主要用于支付器官捐献者的医疗欠费、困难家庭的人道救助和必要的办公经费支出。

近日有消息称,深圳市红十字会掌握器官捐献者资源,广州军区总医院等移植医院如果希望从红会获取这项资源,红会以此要求医院捐款,每例10万元,对捐献者进行救助。消息还称,医院认为地方红会对捐款账目没有公开,有为自己牟利之嫌。

记者了解到,2011年7月,深圳市人民医院和深圳市二院获得心死亡器官移植资质。直到今年5月20日,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才成功完成五年来深圳首例肝移植手术。

今年6月,李召详怀胎七个月的妻子谢清突发脑出血,在深圳市光明人民医院剖腹产后,最终被诊断为脑死亡。谢清丈夫征得妻子父母的同意后,无偿捐献了脑死亡妻子的多个器官。目前,谢清捐出的两枚肾脏、一枚肝脏和一对眼角膜,总共让5名患者受益。李家无偿捐献器官后,家庭陷入贫困。由于出生时不足7个月,孩子肺部受到感染,身体各项指标都低于正常值。为给孩子治疗,李召详借遍了亲戚朋友,凑到的几万元都用在孩子身上。

深圳红会表示,每一例器官捐献案例完成后深圳市红十字会都会统计所有费用支出明细,及时向移植医院进行通报,不存在费用不透明不公开之说,更不存在威胁医院捐款、每例十万元之说,也不存在合作“霜冻期”一说。